當前位置:首頁
> ... > 改革故事
視力保護:
矢誌設計任風雨
來源:中國神算子论坛周刊 作者:姚海棠 董欣 劉華南 胡娟 日期:2016-07-04 字號:[ ]

湖南院前副院長、總工程師李務本近照 彭紫東/攝

【人物簡介】

  李務本,1921年出生於湖南省祁陽縣,10歲時隨父入京,就讀於燕京大學附屬小學,隨後考入師大附中。抗日戰爭後,回到長沙,考入雅禮中學。1942年,考入湖南大學電機係。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湖南電氣公司。195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不久調任承裝公司總工程師、送變電公司總工程師。1958年湖南院成立,任副院長、總工程師,至1986年秋退休。

  “從資興市木根橋溯江而上,峰回路轉,約十四、五公裏,大壩聳立於兩峰之間,雲騰霧繞,曲折盤回,穿雲霧而達壩頂,豁然開朗,藍天碧水,一望無際。過去的山穀平原已成為茫茫澤國,高山峻嶺隻剩下點點島嶼。……東江為混凝土薄壁雙曲拱壩,壩高157米。壩頂弧線長430米,是目前國內最高的同類型拱壩,在亞洲居第三……”這段文字摘自李務本1995年發表於《湖南電工》的《深穀出平湖高峰成島嶼》。

  1990年世界電力工業簡況、香港電力建設雄心勃勃、宏偉的南方電網正在崛起、我國電力生產躍居世界第三位……世界電力行業的發展變遷,濃縮於李老筆下,不時見諸報端,辭采華美、專業考究,鋪開一段段塵封的流光歲月。

  回顧過去,歲月悠悠。李老說:“我一輩子在湖南,設計是一輩子的工作。”


與湖南電力一起走過


  “湖南的發展可以說是白手起家,從零開始,在抗戰時期,長沙市被焚燒得一幹二淨,”談起過去,李老娓娓道來,“1946年秋,我到湖南電氣公司工作,在中六鋪街的廢墟上進行重建,大家都用植物油燈。直到1948年,才安裝好一台1000千瓦機組。臨近解放時,1台5000千瓦機組才投產。”新中國成立後,進行大規模建設,專業的設計組織相應建立和完善起來。當時湘中電業局第一任局長趙墨軒非常重視設計工作,強調自己動手做設計,並於1954年抽調技術精英集中於長沙,組成設計室,承擔湖南省小型發、配、變電工程設計,李老任電務組組長。

  後來設計室改調武漢,一再申請後李老最終留下建設家鄉,不久組建設計小組,將設計和施工聯合在一起,做35千伏及以下的送變電工程設計。兢兢業業的工作讓李老成為當時省電力公司向全國主推的勞模,但是李老卻因為當時管理的一名手下因工作失誤弄壞了機器設備,而自覺愧對國家對他的培養,放棄了這個機會。

  之後,湖南院成立,李老依然致力於送變電工程和發電機組的設計工作,期間主持了不少重大工程。1958年,洞庭湖排灌工程時,李老提出用油壓千斤頂,張拉環型電杆鋼筋,製成預應力鋼筋環型電杆,節約大量了鋼杆,技術水平位居全國前列。

  在洞庭湖之濱、澧水之畔,如今的澧縣王家廠水電站已成為風景區,因建在大躍進時期,該電站引水管強度不夠,隻有一條線路送出,存在爆管、垮壩的危險。

  經過長時間實地考察以後,李老提出以水阻器作為負荷,當外線故障、甩負荷時,自動投入水阻器,以緩解閘門突然關閉。李老解釋道:“當時條件有限,非常艱難,這是不得已的方法。”當時全國有類似問題的水電站紛紛前來參觀、學習。


“信仰不改,初心不悔”


  文革期間,時任湖南院總工程師的李老不得不停下了手上所有工作,被迫每天胸前掛著“反動技術權威”的牌子遊街。如今提起這段歲月,李老不願多講,隻表示對家人充滿深深的歉疚。記者在采訪過程中,也是通過李老妻子的轉述才得知這段經曆。

  李老出身於書香世家,父親曾留學日本,後回燕京大學任教。幼年時,李老每年聖誕節會收到司徒雷登的親筆邀請信,和其他教授的子女一起去他家共度聖誕。

  即使在艱苦的環境中,勤學奮進的家風仍舊得以傳承。李老的四個孩子在正讀書的年齡,受李老牽連全部下放到農村。“其實,按照當時的國家政策,我們四個孩子可以有兩個留在城裏上學不用下放的,但是因為他不懂得為自己爭取利益,四個孩子都到農村勞動了。”李老的夫人談起當時的困窘,紅了眼圈。

  苦難可以打垮人的身體,可以剝奪人就學的權利,卻無法阻擋一顆顆向學的赤子之心。四個孩子除了女兒身體不好,接替了媽媽所在印刷廠的工作外,其餘三個都通過自學,恢複高考後先後讀了大學。


“與時代同進步”


  在古木參天、山光水色的湘江西岸,有一片典雅、莊重的古建築群,這就是“四大書院”之一的嶽麓書院,70年前,李老和夫人在這裏舉行了婚禮。一個多甲子的風雨兼程,兩位老人伉儷情深,李老這樣形容他們的婚姻:“運氣好。”
    如今,李老和夫人住在湖南院建於1989年的家屬小區中,進門右手邊就是簡樸幹淨的書房,臨窗而放的書桌上懸掛一盞台燈,後麵是20多支毛筆。李老88歲的夫人告訴我們:“他現在視力沒有以前好,但依然堅持每天練習書法。”李老非常重視數學和外語的學習,滿滿的書櫃中,擺放著大部分英文和俄文原版的數學、物理、電氣相關的專業書籍。

  李老回憶:“我就讀於雅禮中學時,是美國人教學,非常注重英語學習。湖南剛解放時,我們請了蘇聯的專家,大家開始學習俄語。我努力學,也帶動大家跟著學,學外語,學新技術。”李老一直堅持的信念是:“聰明是天生的,智慧是可以通過努力逐漸增長的。”因此,在李老擔任湖南院總工的時候,非常重視培訓,親自教授電工學、俄語、英語、數學、基礎理論等課程,形成了良好的學習風氣,在當時的中南電監局一度傳為佳話,有單位盛情邀請,想調李老過去專門做培訓,都被他一一婉拒。

  華能嶽陽電廠是湖南省首批進入百萬千瓦級大廠行列的火力發電企業。該電廠一期工程為兩台英國成套引進的362.5兆瓦機組,是當時中南地區最大的燃煤機組,於1991年12月全部投產發電。建設過程中,各種設備都有詳細的安裝、調試和運行說明,但都是英文版本,需要既懂技術,又精通英語口譯和筆譯的人審核翻譯文件。

  當時已經退休的李老,在主管基建的陳定坤副總工的再三邀請下,來到了現場,答應試試看,結果一試就是2年多,直到1號機組順利投產。談到這段經曆,李老深刻體會到:“電廠建設若前期工作準備不足,邊建邊改,矛盾百出,後患無窮;若前期工作紮實,有條不紊,建成之後,便成為花園式的環境。”感受了湖南省從碎瓦頹垣到蓬勃發展,親曆了湖南省電力從6千伏線路到形成220千伏聯網的過程,見證了大中小水火電廠平地拔起,點亮三湘四水。退休30年的李老,不計名利,3次將加工資的名額讓給別人,閑暇時練字,和夫人爬山鍛煉身體,一切如他所說:“不管環境如何改變,我始終願意保持開朗樂觀的心境。”



打印】 【糾錯】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