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 > 改革故事
視力保護:
我的家鄉
來源:山西電建 作者:睢利芳 日期:2018-08-21 字號:[ ]
  我生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是乘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春風成長的。童年的大部分記憶停留在大同市陽高縣的一個村莊,那是我爺爺奶奶一輩子生活的地方。而我的記憶裏印象最深的則是村裏唯一的那所學校,還有通往學校那條泥濘的路……
  俯視村莊,是一座座高低不一的圓形窯洞相連,一條條彎曲坎坷的土路相交,密密麻麻的電線在屋頂鋪設。那個時候對於村人而言,最大的事就是把地種好,每年有個好收成。6歲那年,父母去市裏做買賣,我就成了那個時候村裏唯一的留守兒童。
  7歲時,我成為一名小學生。記憶中的學校是這樣的:刷著天藍色油漆的大門,在一開一關中吱吱作響;一條土路直通老師辦公室,路兩旁是兩排高大的楊樹;教室是用磚和木頭搭建的,桌子凳子也是木頭改製的;教室前那塊雜草叢生的空地是我們唯一的活動場所,而丟沙包、跳皮筋則是我們主要的活動項目。那時候我最愁下雨天,因為沒有雨鞋,每次都要踩著泥淌著雨水上學。我也最害怕冬天,那時候的冬天特別冷,教室裏取暖靠的是火爐,大家要輪流早晨6點來學校生火爐。這樣的生活一直伴隨我讀完小學、中學。
  2001年,我到縣城讀高中,回奶奶家的次數越來越少。偶爾回去,驚奇地發現村裏的生活不一樣了:回老家再也不用擠那每天僅有一趟的中巴車,十幾輛嶄新的公交車20分鍾一趟方便省事。村裏的窯洞也被大批量的紅磚房替代,家家戶戶都裝上了電話,大街小巷的路都硬化了,主要街道還栽種了鬆樹,路兩旁種植了草坪,多了許多隨處可見的文化標語。尤其是那所給我啟蒙教育的學校,大門重建了,顯得氣派了不少。操場擴建了,添置了單杠雙杠等體育設施,修建了籃球場、跑道等運動場所。教室也重新裝修了,通了暖氣,徹底告別了火爐時代。增添了文化園地、名人頭像標語、圖書欄,有了濃濃的文化色彩。就連當年教我的老師,講課也都用的是普通話。盡管不是太標準,但也總覺得離首都又近了一步。看著穿著統一校服的學生認真標準地做著廣播體操,不由感歎家鄉變化之快,為新一代的學生感到幸福。爺爺說,時代要變了,國家對農村和農民有了不一樣的政策。
  2011年,再回鄉村是為了祭奠已去世3周年的爺爺。雖然爺爺不在了,但他所說的“不一樣”卻在國家政策驅動下一步步實現。鄉村的變化的已不僅僅限於鄉村的容貌,更多的是村民思想和生活方式。他們已不再僅僅依靠種地吃飯或外出打工了。在村大隊的支持下,他們辦起了皮革廠、養豬場、養雞場,還有魚塘,往來業務除了縣城、市區外,還擴展到相鄰外省。整個村莊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村裏的學校也再次擴大,又蓋了數十間紅色磚房,有上課教室、食堂、圖書館、乒乓球活動室,還有鋼琴室,學生們的學校生活越來越豐富了。由於學校的改造升級,周邊小村莊的孩子們也都聚集到這裏上學,學校也因此招聘了十多名特崗教師,為新一代的學子引進了新的教學方法,也為鄉村文化建設注入了新的血液。村民們已深深意識到讀書和文化的重要性,不再隻是讓子女象征性地完成九年義務教育,更多的是鼓勵支持孩子們上高中、上大學、考研,讓孩子接受更高層次的文化教育。同時高興的還有我的奶奶,她已領取了國家給的取暖和種地補助,她樂的滿眼幸福淚花,說,我們趕上了好時代,國家政策越來越好了。
  2018年,我已結婚生子,因奶奶已被父母接回市裏五六年,我再也沒有回到過那個給我童年的地方。但從父母與村裏叔叔阿姨的視頻聊天中,從兒時玩伴的朋友圈裏了解到,此鄉村已非彼鄉村。國家已撥款給村裏建設了旅遊度假村,每年往來遊客遍布全國各地,經濟指標直線上升。村民們也在村大隊的號召下,把部分土地修建成四季大棚,各種新鮮蔬菜不僅養育了村裏及周邊村數萬口人,還帶動了周邊村莊通過蔬菜大棚脫貧致富。村大隊響應國家號召,按戶給村民統一蓋建了新房,使得村莊麵貌煥然一新。家家戶戶出門騎的都是電動車,許多家庭還陸續添置了自己的小汽車。資金往來也與時俱進通過通過微信、支付寶平台來完成,村民們徹底進入了信息化時代。而那座學校,除了名字已再找不到童年的記憶,高大的教育樓、寬敞的多媒體教室、草坪操場、橡膠跑道,全然一副新時代的象征。
  麵對村裏的變化,最自豪的要數村支部書記。他在村委會上直誇改革開放好。他還說,習近平總書記說的對,隻要心中有信仰,腳下才有力量,人民才能過上好日子。而如今,86歲的奶奶也有了自己的“一卡通”,各種補助每年加起來5000多元,奶奶常驕傲地說,這是共產黨給她的“年薪”。
  我的家鄉,從“堅守”到“走出去”,再到“引進來”,演繹了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改革開放以來農村的發展曆程,擁有了改革開放時期農村脫貧致富成為新時代農村足夠的話語權和影響力。如今,它已實現了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雙軌並行,從“跟跑”到“領跑”,成為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一個重要的曆史見證。



打印】 【糾錯】 【關閉